进入官网
云战九州
念奴娇

她的记忆模糊不清的,只反反复出现着那一刻,那一轮浑圆浑圆的月,悬悬在远远的天际上,冷冷的辉光投在她的瞳子里,仿佛神祗的眼,没有一丝怜悯。 “莺莺……”

耳边尽是嗡嗡嗡的嘈杂声,很久很久了,似乎是日日里听惯的调笑谑语,弦管悠张。她被妈妈千言万语地哄着出来,目光淡淡一扫,一堂的魂失魄散,下一瞬间,又是一堂的如狼似虎。

那清俊的少年从当中站起身来,仿佛一叶飘萍被风逐出了水面……

“那日与卿一见,便知今生今世不可相忘。”

“凭什么?凭什么要这样子折磨我?你使了什么妖法,教我再也不能离开你?”

唐缺\书
了解更多 开始阅读
冷斑之痕
念奴娇

她的记忆模糊不清的,只反反复出现着那一刻,那一轮浑圆浑圆的月,悬悬在远远的天际上,冷冷的辉光投在她的瞳子里,仿佛神祗的眼,没有一丝怜悯。 “莺莺……”

耳边尽是嗡嗡嗡的嘈杂声,很久很久了,似乎是日日里听惯的调笑谑语,弦管悠张。她被妈妈千言万语地哄着出来,目光淡淡一扫,一堂的魂失魄散,下一瞬间,又是一堂的如狼似虎。

那清俊的少年从当中站起身来,仿佛一叶飘萍被风逐出了水面……

“那日与卿一见,便知今生今世不可相忘。”

“凭什么?凭什么要这样子折磨我?你使了什么妖法,教我再也不能离开你?”

唐缺\书
了解更多 开始阅读